长安客

开元一株柳,长庆二年春

烟花三月(罗浮生×罗非)

角色属于二位老师,ooc都是我的错
案子借鉴爱伦坡的《莫格街凶杀案》以及达希尔.哈米特的《马其他之鹰》

第二章



这辆别克车自然是吸引着围观闲汉的目光,这群人平素最好打听些奇闻异事,这听见了罗非的名字自然脑子里都调动起了街头得来地小道消息,脑袋伸得更长了些,皆等着一睹真容。


车门咔哒一声开了,先下来的是一位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子,罗浮生看一眼便知道这个女人还是有两把拳脚的。这位便是罗非身边的那位女搭档,秦小曼。接着罗非才从车里探出个头,拄着一把黑雨伞下来。


罗浮生上上下下打量里一下这位侦探,眼里多了几分玩味。罗非留了把修理得整齐的胡子,但估摸比自己大不了几岁,而且不算壮,甚至因为偏高的身材显得瘦长。穿了身海派西装三件套,怎么看都不像位巡捕房的探长,若说是位银行工作的文职人员,倒还有可能。


罗非在车上这一路晃晃悠悠地,早已经打起了瞌睡,猛地一刹车才惊醒过来,这会儿还有些混沌呢,瞧见罗浮生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,以为这是位领事馆的人。


余长安忙在一边笑道:“来来来,罗侦探,二爷,咱认识一下,这位便是洪帮二爷罗浮生,是来跟着这个案子的,这位,警局与百姓的好帮手,罗非罗探长,他这一出手,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!”

罗浮生向来是个能打交道的性子,这会儿已经伸出了手:“久闻罗侦探的名声,今日终于得见,是罗某之幸啊。这个案子能有罗侦探相助,想必那凶手也逍遥不了几天。”

另一边罗非礼节性地笑笑,他自然听得出这话里明捧暗地试压的意思,把空着的那只手握住罗浮生伸过来的手:“承蒙罗二爷抬举,我不过是一介小小草民罢了,在警局也不挂衔,说不说什么神探。”

一时间气氛便浮动了些尴尬的气息,余长安呵呵几声,对着众人说:“时候不早了,既然罗侦探都到了,咱就赶紧进去看看吧,上头还催着呢。”然后便赶紧一路当先,领着众人进了饭店的门。

明月饭店修的精巧,众人七绕八拐才来到地儿,

余长安小心地握着把手:“这就是那出事的地儿,诸位还是做个心理准备比较好,诶秦小姐,您别跟着进了,小心吓着您。”

待门打开看得清里面景象,一时间几个人都厌恶地皱起了眉,饶是罗浮生这种见惯了死人的,胃里也一片作呕,屋子里一片狼藉,枕头与被子皆被扔在了地上,桌子与柜子门都大开着,旁边散乱着纸张。而那位倒霉的法国电力公司的驻华代表雷蒙.马普,面朝下趴在壁炉旁边,壁炉上粘了几滴溅上去的血液。他的喉咙已经完全被割断,流出的血濡湿了一大块地毯,身上有着多处划痕与擦伤,尸体的头发根上还凝着几块带血的头皮。



罗非这会儿已经适应过来,沉默地接过来手套带上,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放大镜,毫不避讳地蹲在尸体面前,俯下身贴近,仔细看着,丝毫不见任何不适样。他在这屋里来回来去转了好几圈,不时蹲下又起立,搞得罗浮生也屏气凝神,生怕发出点什么声音打扰了罗非。



大概过了两柱香的时间,罗非终于抬起头,活动了一下筋骨:“走吧,剩下的交给尸检官那边,咱先回公董局等着消息吧。”

“您这……不看了?”

“不看了,没什么可看的了”罗非接过毛巾擦了擦手,“呆会儿再去问问饭店里的人吧,看看还能有什么消息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