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客

开元一株柳,长庆二年春

烟花三月(罗浮生×罗非)

两部剧都只了解个人设,私心设在了上海,ooc都是我的错
双罗多好吃啊!



第一章




1916年7月23日,六月初八,大暑日,宜入殓、移枢、破土,忌出行、移徙、入宅。


法租界巡捕房的巡捕头子余长安焦急地候在明月饭店的门前,急得频频向路口张望。明月饭店是法国人颇爱去的场所,偏偏在他的管的地方出了命案,还是位大公司的驻华代表,余长安心下把那位凶手的祖宗十八代都问了个遍。他已差人去请那位来现场,不过这位是位祖宗,难得能请动,也不知道底下那群蠢货能不能把话说好了。


这边早有人把饭店围了个透,都梗着个脖子踮着脚探头望着,像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般聒噪地叫着,都是什么“洋人佬得罪了哪位神仙,神仙来收他的命”之类的话,余长安也懒得去管。


忽然人群喧嚣声下去了些,却见一群穿着洪帮服样的打手拥了一个人走了过来。那人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,生了副眉目多情的样子,眼光里流转的尽是情愫,旁人或许只道是个文人,但若是习武的人见了,才能瞧见门道。这人走路背部笔直,肌肉微绷,是一副随时戒备的样子,步幅也大小一致,穿着牛皮靴踩在这石板路上却没什么声音。


“哟,二爷,这什么事还能劳您大驾啊?”余长安习惯性地想去拍袖子,待到一半才反应过来,讪讪地收回手,“这不知怎么的,咱改良老几年了,见着二爷您,还是忍不住行个大礼,觉着这更舒坦。”


这普天下叫二爷的人不少,但能让余长安也恭恭敬敬叫声二爷的,甚至叫声二爷就知道是谁的人物,上海滩也就那么一位――洪帮稳坐二把交椅的罗二爷,罗浮生。


在上海滩混的人物,若不知道罗浮生是谁,那便是死也不知道怎么死的。这位罗二爷是自小在洪帮里养着的狠角儿,杀人不眨眼的主,在上海民众那里,可是能止小儿夜啼的。更有甚者传言罗二爷青面獠牙,本就是地府出来的恶鬼――这都没了边,罗浮生也不恼,由着一帮子市井小民去说。


罗浮生点了点头,权当回应:“出事的这位马普先生,与咱洪老太爷私交不错,老爷子叫我来看看,说定要把那凶手千刀万剐。”


余长安一时不知如何接话,只得赔笑道:“二爷还不信咱吗,您话都说了,这于公于私,都得把事情加紧办好喽。”


罗浮生本来也没打算往里掺和这事,来了露个面,表达个意思就准备走。正寒暄着,一辆别克牌的汽车一溜烟停到门口,余长安这下子两眼放光:“二爷,您瞧,我把罗侦探都请来了,这案子,准跑不了。”


罗非?对于这位百年前是一家的侦探他也是略有耳闻,前几年轰动一时的上海储蓄银行的失窃案好像就是他破的。这么一来罗浮生也来了兴趣,停了脚步打算目睹一下这位神乎其神的侦探究竟是不是三头六臂。

评论(8)

热度(1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