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客

开元一株柳,长庆二年春

江湖不可饮(一八,追冬)

第二章 杀机初现九门聚 朝堂震动神捕至
   隆泰七年,帝娶夷女伽罗氏,甫至兖州,随从暴毙数人,又有伽罗氏之姆妈死于客栈,夷人不忿,上书于帝。帝震怒,责令兖州之守官、抚远将军张佩甫①限期查办,又抽调神侯府并六扇门协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《燕史·野闻篇》
  张启山端坐在醉仙楼之中,穿着三品武官的补服,紧绷着一张脸,腰杆挺得笔直,手按在挎的刀上,周围的人也不敢大声说话,唯唯诺诺地站在旁边。
  他左首第一位便是二月红,此时正拿了一杯酒,小小地啜着,手指在桌上无规律地扣动,颇为悠闲。
  第二位便是半截李,他手里转着两个铁球,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。
  坐在第三位的陈皮玩着手里的鞭子,仿佛在抚摸自己的情人,让人看了不寒而栗。
  霍仙姑端庄地坐在椅子上,眼观鼻,鼻观口,口观心,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。
  坐在第八位的齐桓拿着桌上的点心往嘴里塞,毫无形象地瘫坐在椅子上,眼睛瞄着张大佛爷,时不时加入吴老狗的谈话。
  这之前九人已得了消息,来的是神侯府的无情与追命,以及六扇门的副统带、捕神刘独峰的徒弟言亦冬,早早就做好了准备。
  过一会儿,只听得楼梯上有脚步声传来,张启山神色一动,侧耳去听,当先一人脚步极快,仿佛在跳着走一般,有些毛毛躁躁;后面那人步履轻快,有着年轻人的朝气;最后的脚步声极轻,几乎听不到。
  待三人上得楼来,方见到第一位是个神采飞扬的男子,穿的有些邋遢,腰间挂了一个酒壶,正是追命追三爷。后面那人穿着六扇门统一的补服,眉目清秀,不消说,这位便是言亦冬。最后的却是四个小童,抬了一张轮椅,椅上那人儒布长襟,面容俏煞,仿佛一块寒冰,乃是无情大捕头。
  见三人进来,众人一齐起身,张启山快步走下主位,笑着拱了拱手:“张启山见过无情大捕头,追命追三爷,以及言副统带,诸位远到而来,在下不胜感激。”
  无情正欲说话,却被追命抢了先:“啊呀,我们不是有那么多规矩的人,只是这一路过来,早已饿得不行,不如先开席,等吃饱喝足了,才有力气聊不是。”
  一席话说得大家窃笑,连张启山也笑道:“早知道追三爷的脾性,早早为您备下了好酒好菜,就等您来了。”
  追命一听有酒,更是迫不及待地拽着言亦冬入席,无情沉声道:“我这位三师弟性子跳脱,还望诸位担待则个。”
  齐桓插嘴道:“大捕头不必担心,九门也不注重这个,您就安心入席吧!”
  无情微微额首,推着轮椅入了右首第一位。
  张启山暗自松了一口气,他原本担心这京城来的人不好伺候,没成想是这样的性格。

﹎﹎﹎﹎﹎﹎﹎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﹎﹎﹎﹎﹎﹎﹎﹎

①佩甫,张启山的字
②看完的的小天使们记得点一下下方的红心或者评论一下哦~

评论(3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