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客

开元一株柳,长庆二年春

烟花三月(罗浮生×罗非)

角色属于二位老师,ooc都是我的错
案子借鉴爱伦坡的《莫格街凶杀案》以及达希尔.哈米特的《马其他之鹰》

第二章



这辆别克车自然是吸引着围观闲汉的目光,这群人平素最好打听些奇闻异事,这听见了罗非的名字自然脑子里都调动起了街头得来地小道消息,脑袋伸得更长了些,皆等着一睹真容。


车门咔哒一声开了,先下来的是一位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子,罗浮生看一眼便知道这个女人还是有两把拳脚的。这位便是罗非身边的那位女搭档,秦小曼。接着罗非才从车里探出个头,拄着一把黑雨伞下来。


罗浮生上上下下打量里一下这位侦探,眼里多了几分玩味。罗非留了把修理得整齐的胡子,但估摸比自己大不了几岁,而且不算壮,甚至因为偏高的身材显得瘦长。穿了身海派西装三件套,怎么看都不像位巡捕房的探长,若说是位银行工作的文职人员,倒还有可能。


罗非在车上这一路晃晃悠悠地,早已经打起了瞌睡,猛地一刹车才惊醒过来,这会儿还有些混沌呢,瞧见罗浮生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,以为这是位领事馆的人。


余长安忙在一边笑道:“来来来,罗侦探,二爷,咱认识一下,这位便是洪帮二爷罗浮生,是来跟着这个案子的,这位,警局与百姓的好帮手,罗非罗探长,他这一出手,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!”

罗浮生向来是个能打交道的性子,这会儿已经伸出了手:“久闻罗侦探的名声,今日终于得见,是罗某之幸啊。这个案子能有罗侦探相助,想必那凶手也逍遥不了几天。”

另一边罗非礼节性地笑笑,他自然听得出这话里明捧暗地试压的意思,把空着的那只手握住罗浮生伸过来的手:“承蒙罗二爷抬举,我不过是一介小小草民罢了,在警局也不挂衔,说不说什么神探。”

一时间气氛便浮动了些尴尬的气息,余长安呵呵几声,对着众人说:“时候不早了,既然罗侦探都到了,咱就赶紧进去看看吧,上头还催着呢。”然后便赶紧一路当先,领着众人进了饭店的门。

明月饭店修的精巧,众人七绕八拐才来到地儿,

余长安小心地握着把手:“这就是那出事的地儿,诸位还是做个心理准备比较好,诶秦小姐,您别跟着进了,小心吓着您。”

待门打开看得清里面景象,一时间几个人都厌恶地皱起了眉,饶是罗浮生这种见惯了死人的,胃里也一片作呕,屋子里一片狼藉,枕头与被子皆被扔在了地上,桌子与柜子门都大开着,旁边散乱着纸张。而那位倒霉的法国电力公司的驻华代表雷蒙.马普,面朝下趴在壁炉旁边,壁炉上粘了几滴溅上去的血液。他的喉咙已经完全被割断,流出的血濡湿了一大块地毯,身上有着多处划痕与擦伤,尸体的头发根上还凝着几块带血的头皮。



罗非这会儿已经适应过来,沉默地接过来手套带上,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放大镜,毫不避讳地蹲在尸体面前,俯下身贴近,仔细看着,丝毫不见任何不适样。他在这屋里来回来去转了好几圈,不时蹲下又起立,搞得罗浮生也屏气凝神,生怕发出点什么声音打扰了罗非。



大概过了两柱香的时间,罗非终于抬起头,活动了一下筋骨:“走吧,剩下的交给尸检官那边,咱先回公董局等着消息吧。”

“您这……不看了?”

“不看了,没什么可看的了”罗非接过毛巾擦了擦手,“呆会儿再去问问饭店里的人吧,看看还能有什么消息。”

烟花三月(罗浮生×罗非)

两部剧都只了解个人设,私心设在了上海,ooc都是我的错
双罗多好吃啊!



第一章




1916年7月23日,六月初八,大暑日,宜入殓、移枢、破土,忌出行、移徙、入宅。


法租界巡捕房的巡捕头子余长安焦急地候在明月饭店的门前,急得频频向路口张望。明月饭店是法国人颇爱去的场所,偏偏在他的管的地方出了命案,还是位大公司的驻华代表,余长安心下把那位凶手的祖宗十八代都问了个遍。他已差人去请那位来现场,不过这位是位祖宗,难得能请动,也不知道底下那群蠢货能不能把话说好了。


这边早有人把饭店围了个透,都梗着个脖子踮着脚探头望着,像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般聒噪地叫着,都是什么“洋人佬得罪了哪位神仙,神仙来收他的命”之类的话,余长安也懒得去管。


忽然人群喧嚣声下去了些,却见一群穿着洪帮服样的打手拥了一个人走了过来。那人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,生了副眉目多情的样子,眼光里流转的尽是情愫,旁人或许只道是个文人,但若是习武的人见了,才能瞧见门道。这人走路背部笔直,肌肉微绷,是一副随时戒备的样子,步幅也大小一致,穿着牛皮靴踩在这石板路上却没什么声音。


“哟,二爷,这什么事还能劳您大驾啊?”余长安习惯性地想去拍袖子,待到一半才反应过来,讪讪地收回手,“这不知怎么的,咱改良老几年了,见着二爷您,还是忍不住行个大礼,觉着这更舒坦。”


这普天下叫二爷的人不少,但能让余长安也恭恭敬敬叫声二爷的,甚至叫声二爷就知道是谁的人物,上海滩也就那么一位――洪帮稳坐二把交椅的罗二爷,罗浮生。


在上海滩混的人物,若不知道罗浮生是谁,那便是死也不知道怎么死的。这位罗二爷是自小在洪帮里养着的狠角儿,杀人不眨眼的主,在上海民众那里,可是能止小儿夜啼的。更有甚者传言罗二爷青面獠牙,本就是地府出来的恶鬼――这都没了边,罗浮生也不恼,由着一帮子市井小民去说。


罗浮生点了点头,权当回应:“出事的这位马普先生,与咱洪老太爷私交不错,老爷子叫我来看看,说定要把那凶手千刀万剐。”


余长安一时不知如何接话,只得赔笑道:“二爷还不信咱吗,您话都说了,这于公于私,都得把事情加紧办好喽。”


罗浮生本来也没打算往里掺和这事,来了露个面,表达个意思就准备走。正寒暄着,一辆别克牌的汽车一溜烟停到门口,余长安这下子两眼放光:“二爷,您瞧,我把罗侦探都请来了,这案子,准跑不了。”


罗非?对于这位百年前是一家的侦探他也是略有耳闻,前几年轰动一时的上海储蓄银行的失窃案好像就是他破的。这么一来罗浮生也来了兴趣,停了脚步打算目睹一下这位神乎其神的侦探究竟是不是三头六臂。

朋友们都看看啊啊啊!

下期设定不能更赞

一生皆如一场戏的撒班主×一曲尽然众生醉的何二月
预感到一大波文的到来
你何在你撒选完班主后选的二月

抛一个梗啊,求大大领养。
就是说自从秦欢离开苍穹,岳昊心里没法接受,请人删除了自己的记忆,于是在删除的过程中,他与秦欢经历的一幕幕重新浮现,但是最后所有的记忆都以崩塌结束。最后回溯到了他们在侠考的初见,岳昊才明白,他选择删除记忆,不是因为恨秦欢,而是因为他想与秦欢重新开始,但此时,秦欢已经祭完剑,等岳昊找到他时,他已是缠绵病榻,命不久矣,二人解开了心结,珍惜这最后的时光

这里是一个团结紧张严肃活泼,啊不,是一个正经的语c群,想要玩的小伙伴们,你们还在等什么?

想到一个梗,不知道有没有大大愿意写
就是说羽还真黑化后(死了也可以),风天逸悲痛不可自拔,最后在众人的劝说下,他选择删去自己的记忆,于是他在这个过程中,开始一幕幕回溯自己与羽还真或快乐或悲伤的回忆,但最后,每一幕都以崩塌结束。最后,回忆定格在了他与羽还真的初识,他才知道,他这样做,其实是想与羽还真重新开始,但一切已经不可挽回……

【正经向】
你有勇气凝望深渊吗?
如果阁下长时间地凝望深渊,那深渊也将回望阁下……

【这才是真正的群宣】
你想看秦方罗三人谁更傲娇吗?
你想看秦方罗三人谁的死神光环更强吗?
你想看秦方罗三人斗嘴日常吗?
你想搞事情吗?【划掉】
那就来吧,我们是一群很好的人哦~

占tag抱歉
我就是想问问,有没有人愿意一起用微信玩玩语c吗?旁友,来嘛来嘛,我的陆花之魂已经蠢蠢欲动了好伐

什么都不想说,自行体会